1682亿背后:你看不到的阿里双11商业美学观

逍遥子崇尚多样性、混沌美学。 11月11日10点多群访逍遥子时,直觉一贯发达的王长胜同学,提了一个特好的问题。它也是我过去一段对阿里所做的集中思考。

逍遥子崇尚多样性、混沌美学。

11月11日10点多群访逍遥子时,直觉一贯发达的王长胜同学,提了一个特好的问题。它也是我过去一段对阿里所做的集中思考。

他将阿里双11比喻成一场“交响乐”,阿里就是一个“指挥家”。履带战略下的许多板块、业务单元,就是一个个独立的“乐器”。他让逍遥子点评一下各乐器的表现,有哪些短板。同时,让他谈一下自己从当年的淘宝CFO转变为眼下集团CEO,这种指挥家角色的感触。

长胜形象地描绘了逍遥子在双11启动发布会时强调的“社会协作”与“共振”。它也传递了阿里集团于全球商业社会的基础设施价值。“交响乐”也比“协作”、“共振”两个词汇显得更为和谐。

还没来得及看他具体文章。但我觉得,一句话,一个比喻比一篇文章可能更有穿透力。

这里,之所以还好意思狗尾续貂,是因为,除了业务版图之外,我确实想到双11对于阿里商业理念、组织管理、人才观甚至企业文化的持续影响。

还是先从长胜的问题回复开始说吧。逍遥子非常认同他这个比喻,并直接将它与“社会大协作”、“共振”关联,强调阿里人与阿里生态体系使得社会各种经济元素、经济力量聚合、协作,共同创造了一个伟大的节日。

他坦陈,双11是一个非常典型的“不断在发展中解决问题的一个过程”。比如,过去,支付板块一直是个瓶颈,每次就担心银行系统撑不住。而2017年的双11,他显然非常满意。

“昨天晚上的支付,我用一个词‘如丝般顺滑’,没有任何卡壳(的过来),”他说,物流体系今年压力还会比较大,因为绝对单量非常大,超过了日常物流网络的吞吐能力。不过,对比5年前,今天已是巨大进步,“今天的短板不要紧,关键是通过发展给到机会,让这个短板变长”,双11就是让阿里在发展中发现新短板,在挑战中解决问题,不断探索未知。

这是相当精彩的阐释。于业务来说,双11不同于相对平稳的日销,它几乎调动了阿里几乎所有所能整合的内外商业资源,在一个短周期集中释放,会有如下效应:

一、发现长短板。

如逍遥子所说,可检验开放平台各种竞争指标的长短板,及时发现问题,以备未来运营补足、强化。而优势的补分,可以进一步大规模开放。

日销状态下,各种技术、产品、商业化策略运营稳健,并不能证明即时性、海量订单与脉冲式数据冲击下,整个平台能够支撑。

每一次双11,都是前一轮基础设施的检验舞台,也是接下来适应未来几年日销壮大的跳板。阿里平台的壮大,双11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昨天,逍遥子说,双11是商业社会的奥运会。这比喻很形象。现代国家为什么争办奥运,那是因为,可以借机提升一国综合竞争力。

二、效率、成本意识。双11可检验一个平台内外各种要素的协作与协同效率。

许多企业拥有强大资源,但未曾经历过类似双11或其他突发、偶发冲击,整个体系可能都会瘫痪,根本无法匹配它表面的商业价值。

我们看到许多患上大企业病的巨头,效率都是问题。

效率意识强的公司,各种内外资源会发生化学反应,它能打破惯常的认知与商业逻辑,能激发庞大的平台活力,让人看到,在有限之中可以创造无限的可能。这个也是企业创新的关键。

每一次双11,我们都能看到炫目的部分,油腻的中年心脏甚至都受不了,但是,你难道没有觉察到一种青春意识吗?

成本意识。整个平台,有时隐藏着无法触及或者难以有效消化的富余或冗余。日销状态无法充分调动、挖掘这部分潜力,等于巨大浪费。

双11可以充分发挥这部分价值,不但可以降低总拥有成本,而且,还可以及时发掘出新的业务,以备未来向平台外大规模输出,让成本中心变成一个利润中心。

很多人看不到,双11里有隐秘而强大的成本战略。事实上,蚂蚁金服、阿里云以及菜鸟都是沉淀到一定程度、远超阿里过往平台商户所用之后,开始大规模输向更多外部世界的商业价值的凝结。

三、社会风险意识。当互联网服务还处于早期阶段时,系统瘫痪不会有太大危害。但是,如今,如果阿里整个系统瘫痪,尤其是双11整体瘫痪,那一定是一场灾难,过去可能只是民怨,现在可能涉及到一个区域甚至一个国家的整体安全。

即便现在,强大要如中国,强大如中国互联网、新经济模式,谁也不敢保证未来不会遭遇压力当量比双11还要大的冲击。来自需求端的压力还只是其一,还有许多重大的天灾人祸,都会对现有的平台基础设施造成无法估量的冲击,如果没有经历过类似双11的考验,在灾备、新型ICT基础设施领域没有超强的防范意识,一旦爆发,风险将会多重。

我记得《国家网络安全法》出台时,阿里云高管李津对外感慨地说,过去多年,公司一直站在中国网络斗争的前沿阵地,承受了诸多攻击与冲击。如果没有风险意识,阿里不可能走到今天。

新经济愈发达,这类风险负担愈重。类似阿里这类公司,某种程度上,已带有相当程度公共属性,我们说,双11也是一种和平、安稳商业氛围中的风险演练,应该不为过。

业务的受益面,还有更多,趁着一年的消费黄金季,提高GMV、营收、利润,强化平台综合服务能力。

双11也称得上“五新”战略尤其是新零售的一次宏大的剧场。还有更多无法觉察的部分,我们不可能穷尽罗列出来。

不过,双11的红利,业务层面固然享受多多,我们认为,有些软性部分也不应该忽视。

这也是昨天我在长胜问题的基础上,抛给逍遥子两个问题的缘由。这里大致重复一下,就是说,阿里的理念从早期的“颠覆”到“重构”再到目前的“社会大协作”与“共振”,越来越具有生态意识,那么:

1、双11能检验一个公司的组织管理能力,“大中台小前台”运行两年多,通过双11能否发现未来新的提升空间?

2、这种协作与共振,对于公司的团队建设、人才观、企业文化有哪些影响?

逍遥子说,这是另外一个视角。

“你说组织方式,其实今天我想,任何的组织,跨组织的协同和企业内部,包括像阿里现在,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组织了,内部也有不同的部门、不从的BU、不同的BG,这里面一定也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,双11是最典型的以具像为目标,必须要发展,必须到达那个具像的目标,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解决问题。”他说。

他以阿里技术响应、物流、售后体系的协同阐释了它们对“大中台、小前台”战略的实践。

他说,今年技术上的突破,不仅仅体现为一个峰值,而是阿里完成了整个技术基础设施“真正的统一调度和统一支配”,使得公司处理一个峰值难题,成本不但没有同比例上升,并且大幅下降。

“为什么?因为我们有阿里云计算业务!”他表示,阿里为昨天那峰值所构建的一种支撑能力,不是一年就用这一天,公司不可能为这一天的峰值构建一种能力,而是说,强大的公共云计算资源,可以即时共享。

而物流方面,整个社会化大协作里也有丰富的组织管理话题。逍遥子,晚上12点以后,一部分业务团队算大功告成,可以喝点好酒庆祝一下,但对另外一部分团队来说,“工作才刚刚开始”,比如菜鸟、客服,“大家在不同的岗位上,看到的是一个不同视角的双11”。

“这就是非常自发的一种协作,而在这个中间,在发展中解决问题,有没有矛盾?不可能(没有),有各种各样的协作问题,但是一定从发展当中解决问题。”他强调。

这确实是我期待很久的回复。事实上,过去一年多,逍遥子谈论阿里版图、组织管理、偌大业务版图的复杂性时,越来越有一种从容的感觉。

他似乎非常崇尚一种模糊、多样性的美学观念。在这一点上,我与他的理念颇为相通,每次碰到这个话题,他总能让我感到兴奋。

我想再回到开头长胜说的“交响乐”概念。事实上,采访开始前,他跟我提到过这个概念,我非常喜欢。

我喜欢复杂、模糊、多样性。真正的“复杂”不是纯粹因为人、业务、组织结构多多、事情多多。我们看到很多公司这几个要素也很牛,但是整个组织其实很单调。

那是因为,这样的公司,不是真正的“复杂”,而是一种“组合”。“组合”概念下,部门或事业部看上去很多,其实它们的关系更多是机械的、物理的、规则固定的、同质化的、可拆解的。

真正的复杂在于一种“复合”、“复调”、无法单独分拆、割裂的“多样性”。长胜说的“交响乐”概念,里面有一种非常丰富有趣而且可贵的包容性。这也是一个组织真正具有生态魅力的象征,它自洽、自觉、自发,具有强烈的赋能价值。

记得今年7月11日阿里网商大会上,马云提到供应侧改革时,说好像没有几个能解释清楚这个概念。我当时自己写了一段,说供应侧改革其实不是单一企业或单一行业的技术升级,不是供应一些新的产品,甚至也不是某一种基础设施升级这么简单,而是整个社会整体基础设施层面上的升级、互联互通、高度协同,它着眼是整个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。拿阿里“五新”来说,新零售、新制造、新技术、新金融、新能源,这五大根本没法单一切割,缺少哪一种,其他目标都不可能实现。至于为什么过去一段强调新零售更多,因为,“新零售”既是“五新”的一个方面,也是最能体现“五新”要素的集成概念。

我这里其实就是说想说明,阿里这家公司的价值,就在于一种多样性、复合性。上次逍遥子谈到阿里两大业务版图即电商与文娱时,说这两大单元会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
我说马云、逍遥子这样的人,既是企业家,也是商业社会的思想家,原因就在这里。阿里确实不断更新着这个社会的商业理念、思想观念。

逍遥子也没有忽视我的另一个问题。就是双11对于人才、团建的价值。

他说,双11是一个消费者的节日、商业的大阅兵,也是“商业的奥林匹克”,但是,“对于阿里巴巴来讲,这也是我们内部的一个Team Building(团建)”。

“其实,大家如果这两天有机会到我们园区,可能大家看到一些照片。不光是航拍很漂亮,团队像过节一样,而且气氛非常融洽,为什么?”他来了一句设问。

那是因为:“当你有一个非常具像的目标,不同领域的团队都要为这个共同的目标去努力,谁也不能掉链子,讲句土话,这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谁也跑不掉,必须环环相扣,都能成功,才能把这件事情办了,这个时候凝聚力就油然而生!”

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。所谓在发展中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,其实也包括企业文化与团建的方面。一个巨大的剧场,有多少人的劳动与汗水,肯定也有不少委屈,但是,我所了解的阿里,每一次双11,也是最具凝聚力的时刻。

昨晚9点多,阿里公关部一个朋友特意跑过来跟我分享了一个案例。就是在双11刚启动时,她发掘出一个点子,就是让几个国家的大使或驻华的人员当一下临时快递。这种客串的社会角色,可以传递中国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进步,以及底层劳动者的魅力,最后她跟我分享了几个案例,效果非常好。

“如果早启动两周就好很多。”她还是很遗憾地说。

我了解很多阿里人为了一个目标自发贡献的故事。这批人平素里有牛逼,也有委屈,有自得也有抱怨,但是打仗的时候,那种凝聚力确实非常鼓舞人心。逍遥子说的“谁也不能掉链子”、“一根绳子上的蚂蚱”、“把这件事情办了,这个时候凝聚力就油然而生”,你仔细琢磨,这里面就有一种多样性的世界。

“最好的团建是从胜利走向胜利,这是最好的团队组织方式,员工自然就有自豪感和自我激励。”他对我补充说。

还有一点,真正的复杂、复合、复调、多样性,一场“交响乐”,它不是出于一群牛逼的人随意发挥。它仍然建立在精密的部署基础上。所谓“交响乐”,甚至我们说的“音乐”,里面也有复杂的“数理”逻辑,出色的音乐作品往往也充满数学之美。

所谓“社会大协作”、“共振”,也有一种严酷的秩序在。那就是围绕用户者品质消费需求与日益高企的体验诉求,你必须整合各种B端资源,用最便捷、最高效、最具经济效益也最社会效应的方式满足他们。所谓秩序,其实也是价值观、游戏规则。

当然,若继续归约在阿里身上,它能连续9年举办双11,而且影响力越大越大,其实也有几重无法忽视的竞争力。这里还是用逍遥子的话来说。它就是三个层面的能力:

一、要具备真正的零售业知识、经验,具有重构零售业态的能力;

二、具备整个互联网的基础架构能力,使它跟原来的IT零售系统关联,将“人货场”实时连通、升级的信息技术架构。

三、更重要的,你必须是一个超级网上用户的入口。

“今天,阿里毫无疑问同时具备这三方面的能力。当然,这个市场上也许能找到一些人具备其中一方面或者两方面的能力,但是同时具备三方面能力的人,我想阿里是非常重要的为数不多的一个,也许不是唯一的一个,但是也是为数不多的一个。”他说。

他最后还做了解释,这三个能力的结合,“原来空中的是互联网的能力,中间的是一个互联网技术和商业结合部的能力,下面是一个商业重新再组织的能力”,这三个能力能不能被完美贯通,就是新零售成败的关键。

你能看到,就像从“颠覆与革命”到“重构”再到“协作与共振”一个脉络,阿里的业务模式里,对于过往的历史积累、商业形态越来越充满敬畏与包容。也就是说,创新的业务模式必须在现有业务模式之下进行升级。

“我们把它叫做‘旧城改造’。”逍遥子说,无论是“造新城”,还是“改旧城”,都要具备上面三个层次的能力。

我觉得这里面有阿里的商业美学观。它既是商业理念,也是一个公司的价值观。

不过遗憾的是,他没有展开回答我有关双11影响下,阿里未来“人才观”的问题。考虑到双11已不仅仅是商业的,也是人文的、娱乐的、科技的、智慧的,全民的、全球的,阿里的人才观,接下来势必也会适应新的挑战。事实上,我们已经觉察到,自从2015年以来,阿里的团队已经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。上次,逍遥子说,未来阿里的园区会有更多全球面孔,而中国员工也会不断奔赴海外,去听前线的炮火,我相信,未来一两年,这一幕可能就会明晰。

责任编辑:旗龙-小祥

文章排行TOP ARTICLES
1